不务正业

可逆不可拆。

© 不务正业 | Powered by LOFTER

【新快新无差】(无授翻)Of Fire And Water 火与水 (第2章)

Of Fire And Water 火与水

By: Nechangi

第2章 墨菲定理

 

作者的话:我提高了新一装小孩的能力,只要他愿意装。

译者补充防雷告示:本章含新兰,请注意防雷。墨菲定理的意思,大概是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本章堪称工藤新一最倒霉一天。让我们先怜爱2秒钟。

 

前篇:1


——x——

 

那一天早些时候……

 

一具死沉死沉的身体突然倒在柯南身上,把他从沉睡中惊醒了。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躺在他身上,还在大声打鼾。柯南觉得自己快被压死了。他挣扎着想从那个醉汉身下爬出来,但是他太重了,于是他做了任何一个明智的人面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情况都会做的事。他抓住蒙在他脸上的手臂,张开嘴,露出牙齿,用最大的力气咬了下去。那个没用的侦探因为疼痛尖叫着,飞快地跳了起来。柯南能尝到嘴里有血的味道,但他不在意,他正急着好好吸一口新鲜的空气。醒来的毛利小五郎看到手臂上的伤口,他瞪向了这个房间唯一的房客。柯南感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后衣领,把他从舒适的地板上提了起来,然后向门外丢了出去。

 

他还晕头转向的时候,一串急促的脚步声靠近,随即传来小兰惊恐的声音:“柯南!”他被小兰抱了起来,带到浴室里洗脸。他的嘴边全是血。小兰一直在问发生了什么事,柯南决定报复下小五郎。只要一想到咬了小五郎,他就犯恶心。他努力装出一副受伤害的表情,调出他最可爱的泪汪汪的双眼,用受惊吓的小孩哭兮兮的声音说:“小五郎叔叔摔在我身上,我没法呼吸,也没法动,”他的眼角挂上了泪珠,双手紧紧拽住睡衣上衣,“我以为我要死了!”柯南用不稳的声音说着,举着颤抖的双手要小兰抱。

 

“小兰姐姐,”当小兰把他抱紧的时候,他咕哝着,将脑袋靠在她的肩头。她缓缓拍着他的背,小声安慰他“你已经安全了”和“没事了”。柯南轻轻抽着鼻子,慢慢止住了‘哭泣’。小兰温柔地将她心爱的小弟弟放在浴室的脚凳上。“然后呢,然后,他把我摔出房间,我都撞到墙上了,”柯南用他大大的可爱的眼睛望着小兰,面不改色地说着谎话,“我好痛啊!”他揉着眼睛装着擦眼泪,等他放下手时,小兰的眼睛里已满是对小五郎的愤怒和厌恶,这次小五郎恐怕会好好痛上一痛。‘啊,漂亮。我越来越擅长这种表演了。’他边想着边被小兰带回了起居室。

 

他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脸红了,但是小兰只是给了他一个理解的微笑。“我知道现在还很早,不过我能给你准备点吃的。”她温柔地笑着,她的声音是亲切甜蜜的。但当她一边转身走向厨房一边说:“然后我要跟爸爸好好谈谈。”柯南几乎能看见她身上散发出的怒火。他气愤地看了眼手表,现在还没到早上4:50,他还想再睡会儿呢。

 

当他开始吃早餐时,他看见小兰走向毛利小五郎的卧室,她没有让他失望。先是一声痛呼,然后是一串尖叫开始回荡在房间里。小五郎朝他女儿叫喊着什么,但是很快被小兰的声音打断。一声巨响传来,也许是小兰用拳头打了什么家具,或者也可能是墙壁。小五郎完全不敢说话了。柯南边吃早餐边笑,他知道小兰能有多恐怖。她继续大声说着什么,没有尖叫,但是仍旧非常大声。

 

在两声痛呼和门大声关上的声音后,小兰带着怒意回到了起居室。柯南立马捡起了他的小孩面具开始继续。“小兰姐姐?”他小心翼翼地问着,声音又小又紧张,“你对我生气了吗?”小兰看着这个‘被吓坏了’的男孩,表情立马融化成了温柔春水。

“没有哦,柯南,我是气爸爸不该弄伤你。”

“但是我呢,但是我把他吵醒了,”他畏缩地低下头,不安地搅着手指;他知道怎么表现能让小兰觉得他特别可爱。

 

这时,毛利小五郎拖拖拉拉地走向厨房,柯南只瞥了他一眼,就忽略了他。小五郎看起来有点一瘸一拐地走路,也许他被打了不只一拳。

“你的早餐在厨房,自己去拿。”小兰看见他时只是冷冰冰地说,小五郎感觉到她声音中的愤怒,僵住了。

“是的,女士,”他悄悄地咕哝着,打了个冷颤。

 

——x——

 

8点钟时,柯南收到一条来自灰原的短信,要他有时间就去她那里一趟,他们需要谈谈。他回复了短信,20分钟后到了阿笠博士家。

“你想谈什么?”他说着,环视着这间地下室改造成的实验室。灰原正坐在电脑前,一刻不停地快速敲打着键盘,只是在听见他说话时叹了口气。

“你一直知道我很可能永远也做不出能彻底治愈的解药,”她说着,手上的敲打慢了下来,“我知道你对我的知识有很大信心,你肯定认为我能在几个月内完成解毒剂,最多1年。”

 

她停下敲打键盘,转过电脑椅来面对着他。“我恐怕我没法做到……”她坐在椅子上低语着。

“噢,别这样,灰原。你不能放弃。你已经做出了一些临时性的解药,那些效果都很好,”他叹了口气。他也很担心,但是他该死的不能表现出来。

“你的身体里已经有抗药性了,你知道这点,能有效的解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她怒视着柯南,‘我需要的是原始的毒药,’她想这么说,但是她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只会让工藤去做一些愚蠢又鲁莽的行动。

 

“研究会比你以为的时间长得多,”灰原看到了他惊讶的神色,“不只是3或4年,很可能花上10年甚至20年。而20年后,有没有解药也不重要了……”

“不,不能这样,”柯南摇着头,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有没有什么能加快这个进程的?”

 

她缓缓点了下头,叹息着放弃了不愿告诉他真相的自我斗争。

“你知道,工藤,”她的声音显得非常疲惫,“我也许有可能在1个月内完成一种解毒剂,但更可能的是要花上5到10年。而如果有原始的毒药来试验的话,能加快这个进程,但5年是最精准的预估了。”她看得见他的眼睛里一如既往闪烁着坚定的决心,她知道他为了达成目标必然会勇往直前。

 

“我只是想要确保你能明白现在的情况,我们很可能做不出解药。然后我要你考虑考虑以后的事,工藤新一需要离开不只19个月,而是5到10年。我们对抗的组织也不会轻易被击败。”柯南点了点头,不只是对她,也是对自己。

“你怎么想起说这事的?你平常不是会自我怀疑的人吧,”柯南挺好奇的。

灰原看着他:“我一直在一遍又一遍地做着同样的计算,想要算出不同的结果,试了各种不同的方法,到现在我甚至尝试了不同的抛光剂和香料来看结果。老实说,我已经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灰原沮丧地叹着气,柯南突然意识到尽管她有着年幼的样貌,但是带着两轮大大的黑眼圈让她看起来既疲惫又苍老。

“你有睡觉吗?”他怀疑地眯起眼睛。

“噩梦。”她小声含糊地回答。

“你的噩梦跟我们这场谈话有关系吗?”当他看见灰原咕哝着坐回椅子上时,他的怀疑得到了确证。

“也许有点,只是想想这后果。10年后你根本不需要解药了……”

 

——x——

 

当柯南踩着滑板走在回毛利事务所的路上,一辆汽车差点从他身上碾过去。他不得不紧急跳开,滚进了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那辆汽车直直撞向路旁的墙壁,甚至没有一点减速。没有轮胎摩擦的刺耳声音,只有金属被强烈力道砸在水泥墙上碰撞弯曲的声音,宛如人在痛苦哭叫。人们惊恐大叫,四散奔逃着。“快叫救护车!”有个人大声尖叫。柯南低咒着从垃圾桶里爬了出来,还特别踢了那个垃圾桶一脚。

 

他凝视着面前的景象。那辆蓝色跑车已经燃了起来,一些人盯着车看,另一些人尖叫着东奔西跑,还有少数人在试着灭火。对柯南来说,很明显那个驾驶者已经死了,那辆车完全撞得粉碎了。车都被压得只有原来一半大小了,驾驶者怎么可能还活得下来呢,更不用提从车与墙之间露出来的女人的手臂。‘安全带也没有帮助,’他思考着站起身来,低头看着脚下一堆废渣,那曾经是他的太阳能滑板,‘这可是……差点。’

 

柯南看着并不大的火焰被迅速熄灭,一辆救护车和两辆警车开到了现场。‘又到了装小孩的时间了,’他叹息着,跑向巡警车。

“由美警官!”他便跑近边招呼着,宫本由美听见了,转身一看见他,就亲切的笑起来。

“柯南!你看见发生了什么了吗?”她问道,担心他有没有受伤,当他点头时,她忍不住关心地检查着他。

“我有看见,实际上我差点就被那辆车撞倒了!我的滑板都坏了,”他继续用更体贴的声音告诉由美子和她的搭档发生的事情,当然不包括他跌进垃圾桶这件事。

 

他被由美子介绍给了她的新搭档,三池苗子,在第二辆警车上的警察收集目击证人的证词时,她们两人只是凑在一起称赞柯南的可爱。他花了至少半小时才得以脱身,他边跑着离开边挥手道别:“Bye bye,由美警官,三池警官,”当他跑过拐角,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x——

 

他到家时,听到事务所办公室里传来说话的声音。他偷偷瞄了几眼。办公室里一个女士正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他只看得见她的帽子。“—为他是在骗我,所以我要你帮我调查。”柯南在心里呻吟着,他才不会去调查外遇案子呢。“我已经在Mingins餐厅定了个位子,那是他今晚要去的地方,”她用肯定的语气说着。

 

“预—预定?在Mingins餐厅?你怎么知道他要去哪里?”毛利小五郎惊讶地瞪大眼睛。柯南看着这个男人脸上的不情愿立马变成了流口水的表情,Mingins餐厅的菜肴和酒水都非常有名气。

“我注意到他带着Mingins餐厅的火柴,啊,我当然会为你们点的饭菜和酒水付账,”这个女人起身递给毛利小五郎一张支票。“这是一半的报酬,我想要他亲那个荡妇的照片,这样我就能不留给他一分钱地跟他离婚。当我拿到照片,我就给你剩下的一半钱。”柯南关上办公室的门,跑上楼梯回到他们居住的楼层。

 

他偷偷溜进门口,留着门半开着,听着下面客人离开的声音。“我知道你有两个孩子,你可以带他们一起去;我定了一个三人座。”当听见她的高跟鞋开始走下楼梯时,柯南关上了门。

“小兰姐姐!我回来啦!”柯南边说着边跑向浴室;他需要洗个澡。

“欢迎回家,”当柯南走过她身边时,小兰向他微笑着,她正整理着新折叠好的衣服。

“我要冲个澡,我玩耍的时候掉进一个垃圾桶了,”他说着,心里气得直哼哼,发生的这么荒谬的事对他是个打击。他,工藤新一,著名的高中生侦探,警察界的救世主,现代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一头栽进一只垃圾桶,还不是为了搜查证据,这真是太可笑了。

 

然后,就像命中注定他的不幸,没有热水了。就算以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战斗澡,他仍旧被冻的够呛。当他再次回到起居室时,他能听见下面办公室传来毛利小五郎低沉地苦求声和小兰生气的声音。柯南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不行!你不能留着这钱!你不能拿着这张支票去赌钱!你不是那个为晚餐付账的人!”柯南听见小五郎低声问了些什么。“是的,我们会去那个餐厅,但是这不等于你就能喝酒了!你喝醉了还怎么完成人家的委托?!”柯南走下楼梯,在办公室门口停下,看见小五郎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发牢骚。在他完成这件案子前,他不被允许去赌博或喝酒。

“嘿,眼镜小鬼!”柯南突然听见了那个大嘴巴的声音,这一天还能更糟点吗。他愤怒地瞪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见铃木园子正笑着站在楼梯下的人行道上。

 

“小兰姐姐!园子姐姐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办公室,园子也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柯南忽略了其他所有人,自己坐下开始阅读报纸,试图找出任何可疑的事件。第一版就是基德的预告信,他们将它放大印刷在头版头条上。‘就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比一个小偷更重要了。’柯南叹息着,而毛利小五郎已经趴在他的桌子上睡着了。一个小时后,小五郎被小兰叫醒,他们一起吃了顿提早的午餐,园子也跟他们一起,而且全程没停下她作为一个基德脑残粉的叽叽呱呱。柯南觉得他耳朵都快聋了。

 

——x——

 

下午他们离开事务所,柯南下楼梯时踩滑了,他滚下楼梯,手脚都撞到了水泥地上。他坐起来时忍不住嘶嘶吸着气,即使深呼吸也没能忍住这疼痛。小兰就在他身边,担心地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严重的伤。当他们继续往街上走的时候,他还是有点脚步一瘸一拐。但是他非常坚定的拒绝让任何人抱着他走,他今天装‘可爱小孩’已经装够了。

 

当他们4点整到达那家餐厅的时候,柯南的情绪已经不只是不耐烦了。‘谁家会在4点钟吃晚餐啊?’他想着又看了餐厅里一眼,显然那个丈夫和他的情妇要在半小时后才会出现。

当毛利小五郎的目标走进餐厅时,他们的点单也正好被端上来,这个总是醉醺醺的侦探急忙起身走向洗手间。柯南看着他怎样躲在一根柱子后面,迅速地拿出照相机开始等待。那个丈夫亲吻了他的情妇,然后两人坐了下来。

 

“又是一个最简单的案子,”当小五郎返回桌边时,他对他们说,然后大声笑起来,让坐在附近的人都气愤地看着他。

“别这样,爸爸!”小兰窘迫地低声说,用歉意的眼神看向周围的人。

不管怎样晚餐确实非常美味!这让柯南觉得今天显然开始好点了。但是这情绪没有保持太久,一个女人突然尖叫起来。他们的目标人物死了。

 

柯南很快推断出是情妇杀了那个丈夫,即使她假造了很多证据让嫌疑指向了那位太太。毒药被涂在他手套的里面。但是小五郎如往常一样的是个傻瓜完全搞错了方向。柯南把椅子放好位置,刚打开他的手表,就听见一声闷哼传来。他看向声音的方向,除了他没人注意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听着著名的“沉睡的毛利小五郎”的大声夸夸其谈。

 

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即使他的两个朋友都站起身看向那个大声的侦探。‘拜托,告诉我他只是睡着了!’柯南想着,将手表对准小五郎然后发射。他等待着,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觉得自己整个被冻在原地。‘噢,天啊,不要告诉我我刚才是把那个人射中了?’他偷偷溜到那个人身边观察。这个人真的睡着了,柯南从他手腕上找到了那只麻醉针。‘该死,对不起,’他在心里道了个歉,转身看向小五郎。现在只有用无聊的老方法引导他破案了。即使在心里气得想大叫,他也只能继续。“啊嘞嘞!”*

 

——x——

 

柯南瞪向他的手表;当他从事务所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候,他也摔坏了他的麻醉针手表。今天真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他恼怒地环视四周;中森警部从来学不会用尽可能少的人来应对基德的偷盗才最好。这里挤满了穿着防爆服的警察。他叹了口气,这简直是在给基德大开方便之门。

如果还有什么事能让今天更糟糕的,可能就是小兰发现他就是新一,或者黑衣组织找上门来了。

“你老公怎么样了?”园子戏谑地问着小兰,打断她的否认继续问道,“最近你听到过他的消息吗?”

 

柯南惊讶地抬头聆听她们的对话;园子听起来确实在担心小兰。

“没有,”小兰摇头,“我真的很担心。”她沮丧地垂下头,园子握紧她的拳头。

“他怎么敢!他都走了一年半了,他有什么问题啊?”她气愤地叫着。柯南感到一股内疚涌上心头,他想起了灰原的话。

 

“嗯,小兰姐姐?”他焦急地开口,“如果新一哥哥走了3年,或更久,你还会等他吗?”园子和小兰都困惑地看向他。

“嘿,小鬼!”园子弯下身盯住他的眼睛,“你知道他会离开多久吗?”柯南迅速地摇了摇头。

“要是新一哥哥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会怎么样呢?”他问着,看向小兰,“你还会等他吗,5年或10年?”

 

园子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而小兰看上去心都要碎了。

“柯南,不要这样说,会带来坏运气的,”小兰蹲下身,把柯南抱住了,“他不会离开那么久的,他不能。他会回来的,他必须回来。”当小兰放开他时,她擦干了几欲夺眶而出的眼泪。“他为什么不回来呢?”柯南凝视着她。

 

这时园子总算从震惊中平复了下来。

“怎么会有人这么无情的要别人来等他?然后就自己离开5年?”园子愤怒的大声说道,“如果他真的爱着小兰,他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内疚让柯南完全麻木了,他感觉头晕脑胀,就像生病时一样。他从来没有真的思考过他要求小兰做的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他真的爱着小兰,他就该回来!而如果他因为什么原因没法回来,他就该对小兰放手,因为他根本不是真的爱她!”

柯南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在痛苦中被冻结了。沮丧的小兰急忙拉住园子要她小声点,并说她愿意等待,再等一年的时间。

“我很抱歉,小兰,”他轻声叹息着,离开了两人。

 

他转过一个拐角,走进了洗手间。拿出他的手机,确定洗手间里没有其他人后,他拨出一个电话,然后等待接通。

“啊!Cool kid!”一个欢快的声音接起了电话。

“你好,朱蒂老师!”他含糊地说着问候,“我有一个问题现在急需要一个答案,虽然这个答案可能是你也没法给出的。”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她显然在等待着这个问题。“你认为我们得花多长时间才能击垮他们?”

 

他站在那里,在沉默中等待着,等待朱蒂考虑这个问题。人们从洗手间门外走过,有些在聊天,有些在欢笑。

“朱蒂老师?”他问着电话那头。

“我不知道,”她叹着气,“我的整个人生都在追踪他们,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他们,但情况随时都在变化,很可能明天我们又失去了他们的踪迹。我没有办法说出肯定的回答。”

柯南结束了对话,关上手机。如果他们不被击垮,工藤新一永远不能回来,不能让他关心的人都成为标靶。

“我恨这一天。”他对自己这样说着,走回展览厅,他的低语被中森警部的咆哮淹没了。‘我真的,真的,恨这一天。’

 


Tbc


下章预告:即使穿着高跟鞋,怪盗基德还是很苏(花痴❤

第3章  行动后遗症


评论 ( 9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