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

可逆不可拆。

© 不务正业 | Powered by LOFTER

【新快新无差】(无授翻)Of Fire And Water 火与水 (第3章)

Of Fire And Water 火与水

By: Nechangi

3 行动后遗症

 

本章防雷警告:前面可能忘了说,这个文里快斗并不知道‘柯南=工藤新一’。还有,本章快斗女装出没,雷女装的请注意闪躲。

 

前篇:1  2 

 

——x——

 

偷盗行动后遗症可能包括:背痛,头痛,全身痛,擦伤,抓痕,刀伤,疲劳,头晕,酸痛,受伤的自尊,弄脏的和破损的衣服,当然还有,足球形状的淤青。

 

——x——

 

少年醒来时,阳光正映照在他的眼帘上,他不禁发出痛苦地呻吟,仔细地把被子拉过了头顶。他的背疼的厉害,他真的需要更多的睡眠。但是几声温柔的咕咕声传来,提醒了他必须去宠物店给他的鸽子们买更多食物了。

‘先去宠物店,然后我可能也要买些玫瑰,’少年思考着。这时,他感觉到轻巧的重量落在他的头顶,他笑了,这一定是其中一只来催他起床了。他打了个呵欠,又闭上了眼睛;闹钟还没响呢,他实际上不需要马上起床,虽然他总是比定好的时间要醒得早。然而已经在他头上安居的那只鸽子,显然已经替它的主人决定该起床了。它跳到枕头上,开始慢慢地往被子里钻。

 

这个名叫快斗的少年睁开了一只眼睛,笑着看到这只鸽子已经钻进他的被子,正站在他的脸旁,温柔地朝他咕咕叫着。

“早上好,Michi,”他咕哝着问候,又闭上了眼睛,“我能看到你又溜进来了,那么你的其他小伙伴呢?你也帮它们溜进来了吗?”这只鸽子咕咕着回答,快斗知道它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其他溜进房间的鸽子们已经纷纷飞落到他的床上。快斗最后还是从他温暖的被窝出来了,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起床,他的鸽子们会全部钻到他被子里去,逼着他必须离开被窝。“是的,是的,我醒了,我正在起床呢,”他咬紧牙关,缓慢而小心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鸽子们落在了他的头上和肩膀上。

 

“所以……有谁饿了吗?”鸽子们从他的床上飞起来,在纷乱的羽毛飞扬中,所有的鸽子都落在了房间里不同的地方,看着他快乐地咕咕叫着。年少的魔术师从床上小心翼翼地起身,他觉得全身都在作痛。“哎,侦探君,”他哼哼着,所有的疼痛似乎都源于他的背上,“你真是太邪恶了。”快斗拿起鸟食开始给房间里的鸽子们喂食。“邪恶,邪恶,邪恶的小屁孩,”他边抱怨着边拿起了干净的衣服。

 

“谁给了一个孩子那些装备的?那应该是违法的,”快斗关上浴室门,叹了口气。当他脱睡衣的时候,因为疼痛不住地嘶嘶吸着气。呼吸也痛,走路也痛,举起手的时候也痛,他转身看向镜子中的他的背。

“啧啧,”他恼怒地看着背上的淤青。‘我都能看到足球的印子,’他讶异地扬眉,嘴角抽搐着,‘这真的有点滑稽,太荒谬了,一个八岁小孩,竟然给伟大的怪盗基德大人,留下个“足球形状淤青”。’他被这想法逗得笑出了声,但是笑声迅速地变成了疼痛的喘息。

 

“我,永远,绝不,在靠近米花町的地方偷盗了,特别是在星期天,”他冲着镜子中的自己轻声抱怨着。这时,他房间里终于传来闹钟的响铃声。‘噢,到起床时间了,’他笑了笑,深吸一口气。“Jun!Nao!把闹钟关上!”他等了一秒钟,铃声停了,‘没有鸽子们,其他人都怎么活得下去?’他继续笑嘻嘻地开始计划新的恶作剧了,‘既然我受了点伤,我需要报复回来。而且白马从英国回来了,那总是意味着更多乐趣。不过首先我得让侦探君付出代价!’

 

——x——

 

上课铃声响起时,快斗正为他的青梅竹马打开教室门,并恭敬地鞠了个躬。她怀疑地看着他,越过他身边走进教室。

“女士,”他边恭敬地弯下腰边说,“今天是什么颜色呢?”他眼中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不顾背上的疼痛掀起了她的裙子。“鱼—鱼!”魔术师发出惊惧的尖叫,仿佛面前是难以想象的恐怖和邪恶的源头般,他飞快地向后跳开,背朝下落在地板上,发出痛苦的咳嗽。青子朝他露出胜利的笑容。

“如果你想,午休时我能再让你看看哦,”她戏谑地说着,继续走进了教室。

“已经开始上课了!”老师在讲台上大声地宣布道,“回你的座位上去。”快斗这才撑着墙壁慢慢从地板上爬了起来。

 

‘哦,新老师,又有乐子来了,’少年冲着这个女人甜蜜微笑着,牵起她的手温柔地行了个吻手礼。“我公正的女士,我乞求你原谅我打扰了你的课堂,”他用低沉而撩人的声音说着,递给她一支玫瑰。‘因为我会再次打扰你的课堂的,’他在心里狂笑着,‘等着瞧吧。’

整个班级都注视着快斗装模作样的表演;他们都懂快斗完全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江古田高中的恶作剧之王从来不为他做的事感到后悔,而一位新老师意味着,他会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新老师身上,这对其他同学都是件好事。

 

快斗回到他的座位上坐下,留下红着脸的新老师站在全班面前。

“好了,”她清清喉咙,仔细看向全班同学,“你们的林老师正在休假。”

快斗裂嘴一笑,林老师走前可什么都没告诉他的学生,这让快斗错失了为新老师准备一个合适的欢迎仪式的机会。

“我姓丸山,你们可以叫我丸山老师,希望这一个月里我们能好好相处。”

快斗回头瞄了白马一眼,白马看见了他的动作,叹了口气;从他决定回国而不提前知会他的朋友时起,他就做好了准备面对最坏的情景。

 

“恕我打断一下,老师,”快斗高高地举起他的手,“林老师有没有告诉你任何关于我们班的特别的事?”

“没有,有什么事是我应该知晓的吗?”丸山惊讶的回答这个问题,而快斗只是张嘴大笑起来。

“啊,没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魔术师看着班上的同学们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圣诞节的庆祝将提前开始了,而如果任何人打搅了他的欢乐时光,毋庸置疑地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他的同学们都不会有勇气挡他的路,不会想跟一个新老师一起被折磨。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白马身上。白马将是唯一的一个能确实提前告知新老师将面临他的把戏的人。那个侦探对上他的视线,微微耸了耸肩。

 

“这个班上有江古田高中最声名狼藉的恶作剧专家,”他说着瞥了快斗一眼,“你要有所准备。”他必须提醒她;他本来就是这个魔术师特别喜爱的恶作剧目标,所以不管他说不说都没有关系。侦探的话在快斗心里愉快的回响;那听起来像是在说他们注定悲剧的未来。

新老师困惑地眨了眨眼。“哦,”她回了一句,就开始上课了。她看起来不太明白自己将陷入怎样的情况。

 

快斗轻声地对自己哼唱着:‘我必须感谢林老师给了这样意外的一份礼物。’一整个月,他有一整个月来跟这个新老师玩玩。通常只有他们的老师生病时,才会有新老师来,而这些新老师只会呆两三天,最多一个星期。有时候他们还会被快斗提前吓跑。然而现在,在他面前,站着一位什么都不知道的新老师;他能把从小学开始玩过的把戏挨个都给她玩一遍!快斗没有注意到他正盯着那个新老师咧嘴狂笑得像个疯子,也没注意到全班都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等着他开始他的恶作剧。

 

一阵强光闪过,丸山老师立刻注意到并转身看向她的学生们。学生们也迅速扫视着这间教室,想要确定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其中一些甚至选择将数学书盖在脑袋上保护自己。丸山老师疑惑地看着他们,但最后选择不去管他们。

快斗笑容满面地看着她,他已经想出了一个完美的恶作剧;他打算让新老师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明天早上他将为她准备一个让她终身难忘的表演,但是今天他先得激活一个旧的陷阱。

 

直到午休时间临近,快斗除了最开始的闪光炸弹外就没有任何行动了。他只是不时地突然爆发出邪恶的低笑,结果全班同学都开始紧张了起来。快斗每动一下,2年B班的同学们都要颤抖一下,气氛越来越沉重。他们不知道他正在计划明天课上要做的恶作剧,以及他对某个小侦探的复仇之战。

 

当午休铃声响起,教室里突然响起一声巨响,白烟瞬间笼罩了整个房间。丸山和大部分同学尖叫了起来,他们被托在了半空中。这是魔术师上周五设下的陷阱,是为了下次的偷盗行动做的试验。在烟雾中,快斗收拾东西迅速离开了教室;他需要去看看侦探君的学校老师。他走向洗手间,他将化成一个女人,一个母亲,为她的女儿寻找适合的学校。

 

烟雾渐渐散去,学生们发现他们真的飘在半空中,更确切的说,他们上课时坐着的桌椅也正紧紧跟他们黏在一起。他们的新老师也被吊在天花板上,嘴被胶带封住,一副意外的表情凝视着学生们。地板上散落的全是羽毛,所有学生的头发都变成了粉红色。白马看了看教室各处,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去帮忙把新老师放下来;实际上这没有他预留的那么糟糕。

 

——x——

 

‘名字:岸田华子,年龄:32,将要搬到米花町,有一个女儿:8岁,名字:岸田千春,’快斗轻轻叹了口气,他正抬头挺胸地走着。他穿着一件绷紧的裙子,一侧分岔露出了他的腿。他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每走一步都会发出愉快的咯咯声。他给岸田华子准备了时髦的黑发和一些昂贵的珠宝,足够吸引人的眼球。他穿着一件同样绷紧的衬衫,外披一件女性化的小西装,戴着一副太阳眼镜。他服装上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为了让他的伪装女性形象突出,让别人一看到他就知道‘她是个律师’。他取下他时尚的太阳眼镜,站在大门外看了看眼前的学校。

“哈喽侦探君,”他在心中笑着。他身上的青肿让他现在做任何恶作剧都不顺畅,所以今天他将只做个简单的侦查。

 

他走进了帝丹小学,并且马上开始记忆起这里的布局;操场,运动场,建筑物的外观,通风口和可能的逃生路线。他瞥了一眼正在上体育课的孩子们,他们在踢足球。他笑了起来,‘侦探君肯定踢得很好。’当他离开操场走进一栋教学楼时,他开始小心起来;他的伪装总是很完美,可是那个孩子不知道怎么的总能发现他。‘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保持冷静,记住你的扑克脸,’快斗深吸一口气,即使感觉背上的每块肌肉都在抽痛,他还是让脸上保持着一抹温和的微笑。他快步穿过走廊,冲进每间教室,如果教室里有人,他就扫视一圈学生,然后礼貌地道歉离开。

 

他行动的很快,记下了所有看到的,当他转过下一个拐角,一个老爷爷站在了他面前。

“啊,你是谁呢?”老爷爷好奇地向他微笑着。

‘他可能没看起来这么老,’快斗思考着。“我的名字是岸田华子,”他鞠了一个躬,“请问您是?”老爷爷的笑容更大了。

“我是植松龙司郎,这所学校的校长。”

“很抱歉,校长先生,我打过电话来,但是没人接,”快斗露出自然的微笑,面不改色地撒谎,“我和我老公可能会搬到这个街区,所以我想先来看看我女儿将要上的学校,她是个很害羞的孩子,总是被欺负,”他装出一副担忧的样子,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看看这个学校的氛围怎么样。”

 

“你女儿多大了?”校长理解地点点头,问道。

“她今年8岁,她的名字叫千春,”快斗笑着回答。

“如果她上我们学校,应该会进小林老师的班级。她是个非常棒的老师,”老校长开始向前走,并示意快斗跟上他。

‘我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我需要找到侦探君的班级,然后跟他的老师聊聊,’快斗边跟着校长边思考着。

“今年我们已经有四个新学生了,他们都在她的班上适应得很好,她甚至搞了个小小的侦探游戏来让他们快速地融入班级,”老校长笑着向快斗介绍着,而这个小偷惊讶地眯细了藏在太阳眼镜后的眼。

‘噢,噢,别告诉我他正带着我去侦探君的班级,’他正想着,老校长已经在一间教室前停下,并打开了教室门。

 

“这就是小林老师的班级,”叫做小林的女人转身看向门口,惊讶地看着校长走了进来。快斗瞄了一眼黑板,‘14x20=’一道简单的计算题写在黑板上。快斗偷偷地郁闷了一下;那个孩子能躲过他的陷阱,看穿他的行动,计算了距离和时间让那颗讨厌的足球击中他,那孩子怎么可能在这个班级,他应该上一些专门为天才儿童设计的课程。

“植松校长!”一个带着粉色发带的小女孩兴奋地叫道,其他学生也纷纷向老校长打着招呼。

“啊,你好啊吉田酱,”校长笑着回答着,这时每双眼睛都落在了他身旁的快斗身上。当小林老师友好地向他微笑的时候,快斗扫了一眼学生们。

 

他的视线遇上了一双深蓝色的眼睛。他的头脑顿时被撕成了两半,一半想像个疯子一样大笑,一半想立即跑得越远越好,但是他抑制住了任何一个念头,装作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你们好,我是岸田华子。非常抱歉打搅了你们上课,”他向老师和学生们鞠了一躬。

“没关系,我们只是在复习,”小林老师仍旧笑着说道。快斗忍不住去想她看起来真的很像那个女警察,佐藤美和子。他在警视厅周围偷偷侦查时遇到过佐藤警官,实际上现在他几乎认识所有的警察了。

小偷的直觉正在刺痛着,他感觉到了侦探君那仿若燃烧般的视线。

“我和我老公可能会搬到这个街区,所以我想先来看看我女儿千春将要上的学校,”学生们开始兴奋地低声交谈起来,与此同时那股烧灼的视线消失了。快斗瞥向学生们,侦探君正跟一个有着红棕色头发的女孩交谈着,他坐在座位上,左手撑着下颌,看起来非常无聊。

 

小林老师和校长一起向快斗担保这个班级非常棒,他们会照看好她女儿。学生们也没有再做计算题,开始聊天、玩耍起来。快斗只想要将话题转向谈论小林老师自己的情况。他们的谈话被下课铃声打断了,孩子们纷纷冲出教室。

“岸本女士!”之前的那个小女孩叫住了快斗,当他低头看向她时,说道,“我的名字是吉田步美,然后这是圆谷光彦,”女孩笑着圈住了一个瘦小的雀斑男孩的手臂,男孩看向她微微地脸红了。

 

“还有这是小岛元太,”她继续缠住了一个胖胖的男孩的手臂,这个男孩也脸红了,然后被先前的男孩瞪了一眼。

“那是灰原哀,”步美指着之前跟侦探君说话的女孩;那个女孩正站在她的座位旁,慢慢地整理着她的东西,不理会这个被带到他们教室来的奇怪女人。

“还有他!他是江户川柯南!”步美兴高采烈地介绍到,圈住了侦探君的手臂,这次是这个小女孩脸红了。这个小小的侦探看起来不太自在,看来他意识到了其他两个男孩正一起瞪着他。

‘有意思,’快斗一边思考着一边朝他们温和地微笑。

 

“哎哟哎哟,”这个小偷装作天真地说,“你们两个会是不错的一对。”步美的脸变成了更深的红色,侦探君也忍不住红了脸。“实际上我就是在小学时遇到我老公的,”快斗撒了个谎,看见步美脸上闪着喜悦的光芒。

‘侦探君,看看你自己陷入了怎样乱七八糟的情况,’他在心里偷笑,很明显那两个男孩都喜欢这个女孩,而这个女孩喜欢的是他的侦探君。

“我们是少年侦探团!”步美笑着宣告,仍旧抱着侦探君的手臂不放。

“噢,那你们都是侦探了?”快斗问,然后听着他们讲诉少年侦探团的冒险故事,在这期间小林老师也时不时的插话进来,没有试图离开或赶他们离开学校。

 

最后当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离开的时候,侦探君怀疑地盯了他一眼,那眼神让这个小偷在心里僵住了。小林老师一直陪着他,他能够试着从她身上获得一些情报。他们站在校门口又聊了一会儿,然后他才道别离开。

他转过一个拐角,看了下四周,街上几乎没有人影;只有几个正在离开学校的孩子。他打开手提包,一只白鸽飞了出来,并继续飞向空中。他早已在Michi腿上安装好了小型的摄影机和麦克风,所以他继续向前走去,知道Michi能够找到它的目标。

当他正要走过另一个拐角时,一个孩子转了出来,直直地瞪向他。

‘侦探君!’快斗内心只惊慌了一秒钟,肾上腺素马上让他兴奋起来。为什么这个孩子总能把他逼到绝境?

 

“你是小林老师班上的那个男孩,江户川君对吗?”快斗沉着的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侦探君的眼睛微微眯着看向他,快斗咽了口口水;他被发现了吗?

“贝尔摩德,”侦探君说,他眼里闪着智慧的光芒,让他比实际看起来成熟很多,“你在这里干什么?”

快斗震惊地看向他。‘他到底在说什么?他认为我是其他什么人吗,一个叫贝尔摩德的人……等等,贝尔摩德(苦艾酒),不是一种酒吗,那就是个化名?’他继续凝视着面前的这个孩子。

 

“贝尔摩德?”他慢慢念着这个名字,侦探君的表情立马变了,他眼里闪过惊慌的神色,举起双手在身前挥了挥手。

“啊,不,不对,我,我的意思是,我昨天看新闻说今天有个女士会访问一个学校,她的名字就应该是‘贝尔摩德’,如果有人找到她就能赢得一个假面超人的模型!”侦探君解释道,开始时他还很惊慌,不过很快就像小孩子般天真的手舞足蹈着。

‘好奇怪,’快斗冲着他眨眨眼睛,‘侦探君正在装小孩。’侦探君脸红着又含糊地咕哝了几句。

“哦,我明白了!”快斗向这个侦探亲切地笑了。

“再见,”这个孩子小声道别然后跑向了快斗刚走来的方向。他站在那里看着侦探君的背影,直到那个男孩转过拐角消失在视野中,‘贝尔摩德,哈?’

 

 

 

Tbc

 

下章预告:题目代表一切。

第4章  少年侦探团 VS 岸田华子

 

译者的废话:以防有看过原文的亲感到疑惑,请让我解释一下本文中部分译名的问题。1)鸽子的名字都是短昵称,翻成中文不伦不类也不可爱,所以继续使用英文;2)快斗使用的假名字实际上是Kichida Hanako,翻成中文是吉田华子,但是这个跟吉田步美(Yoshida Ayumi)的中文译名重复了,因为我对日语懂得很少,我只能百度,出来的Kichida和Yoshida都是吉田,所以我非常抱歉的使用了相似的岸田(Kishida)作为快斗的假名;3)我看的原著和动画翻译都是将Vermouth翻译成贝尔摩德的,所以这里也是使用音译而不是直译为苦艾酒。以上是我这个半瓶水的烂翻译自己瞎整的,如果有小天使有不同意见,请一定提出来,谢谢。


评论 ( 15 )
热度 ( 132 )